— 鸽笼TSkumo —

【麦源】晚睡不是好习惯(黑爪洗脑麦 俘虏源)


麦克雷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饶有兴趣地凑近源氏伤痕累累的、没有面甲保护的脸。源氏垂下眼睫,试图拒绝男人的侵入,并借此掩盖恐慌和不合时宜的渴望。

“你像在等待一个亲吻,我的小忍者。”杰西亲密地沿用了曾经牛仔对他的称呼,那些词语像是粘连的糖块从舌尖滚落,坠着再明显不过的毒汁,却还是那么甜蜜诱人,让源氏几乎要忍不住用唇舌接住它们急急吞下肚去。

神枪手慢条斯理地摘下皮革手套,火热粗糙的指腹贴上俘虏微张的嘴角。很难想象被疤痕撕裂的唇瓣会有如此柔软的触感,就像他从来不知道半人半械的忍者会在床榻以外的地方露出如此凌乱不稳的气息。

“你在害怕吗?”

“我没有。”

“你有。”麦克雷的手指很快滑落到银白金属覆盖着的胸膛,两根手指在上面轻轻敲了敲,“你在想,眼前这个家伙实在太像我的杰西·麦克雷了,像到我想要像他讨一个久违的亲吻,像到我想要扑在他的怀里好好哭一场来发泄委屈,甚至放弃徒劳的挣扎,把自己完全交给他掌管。所以你害怕,怕自己动摇,怕自己会舍弃一直以来坚持的正义,软弱的败给内心的欲望。”

他把手掌立起来,温热的掌心完全贴住那块冰冷的护甲,仿佛在触碰雀鸟的心脏。

“可是,你看,我就是麦克雷,就是那个和你上了两年床还交换了婚戒的男人。不是低劣的伪装,更不是什么冒牌货。除了我,还有谁会这么了解你的每一个想法呢?”

源氏不知道他的身体原来还可以体会手脚发凉的感觉。麦克雷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子弹,精准无比地击中他最致命的弱点。他当然知道这就是他的牛仔,面前人有他熟悉的一切,慵懒低沉的嗓音,颜色偏深的双唇,锐利如鹰隼的、映着熟悉面孔的双眼。甚至他的神情和动作,语气中微妙的抑扬顿挫堆砌起的蛊惑感,都是那个擅长装模作样的混蛋牛仔所独有的风格。

于是源氏在他面前丢盔卸甲,束手无策,那些坚固而精妙的防备破碎不堪,从狼藉中暴露出滚烫的鲜活血肉。他太依赖麦克雷了,谁都不知道这几年他们往彼此身上倾注了多少爱意,牛仔甚至一度让源氏免于落入自我毁灭的深渊,像系在溺水者身上最后一根安全绳。当然,后来情况慢慢好了起来,源氏重新接受了自己,也终于放下了仇恨和绝望,但始终没人能代替杰西的位置。

而现在,他的杰西站到了恶魔的一方,而源氏几乎是下意识的想和他的恋人站在一起。

恶魔依然在哑声低语。

“你明明那么想要我,而我就在这儿。”麦克雷的手臂穿过锁链和墙壁间的缝隙,以一个极其亲密的姿势拥抱着源氏。他们贴的极近,从背后看去,就像一对甜蜜的小情侣一样,额头相抵,缠绵地分享彼此的呼吸。

“来,只要你想,我随时都可以给你。”

“别说了,杰西。”源氏闭上眼,脱力般地喃喃,“别再说了。”

黑爪的特工顿了一顿,抚摸着忍者柔软的头发,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晚睡的鸟儿有玻璃渣吃^_^
*突发脑洞,单纯报社,可能明天睡醒了就会觉得很羞耻然后删掉

评论(8)
热度(117)

2016-12-30

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