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鸽笼TSkumo —

【麦藏】隐晦(白领paro 双箭头 短甜一发完)




他们是最先从酒会上溜出来的人。

“可真冷啊。每年圣诞都下雪,这座城市也真是,有必要这么应景吗。”

麦克雷缩了缩脖子,雪片落在皮肤上凉的他哆嗦了一下。他刚才把外套搭在手臂上就出来了,现在被屋外寒冷干燥的空气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偷眼向身边瞥了一眼,半藏似乎对此早已有所预料,灰色围巾把脖颈和下半张脸都裹得严严实实,像个乖乖的高中生。

“说起来,你也喝了不少吧,半藏。车也不能开了,你要怎么回去?”

“公交车……或者走回去。”

日本男人今天看上去似乎格外少言而难以接近。他摄入了太多酒精,虽然还不至于发酒疯,但足以毁去平日里礼貌友善的外皮,露出冷硬如磐石的内核。

他又把脸往柔软的围巾里埋了埋,眼前时不时会飘过哈出的白色雾气。耳边模糊地传来男人低低的笑声,半藏这才隐约记起,这个时间公交大概都已经停运了。

是啊,今天是圣诞节。除了像他们这样和同事出来乱high的单身汉,谁还会大半夜待在空无一人落着雪的街道呢?

“我送你回去吧。今晚喝的不多,开车还是绰绰有余的。”高大的美国男人一把揽住半藏的肩膀,强硬地把他带向停车场的方向,“从这里走到你家那个街区至少要一个小时。喝了酒在雪地里走那么久可是会生病的。”

麦克雷加快了步伐,半藏不得不踉跄几步好跟上他。

“……谢了。”他低声咕哝。


车里的暖气很足,毕竟麦克雷也不愿意两人在平安夜里凄惨无比地感冒。半藏平时极少在家以外的地方入睡,而现在被热气熏蒸得头脑昏沉,居然在车里暖和起来之后瞬间陷入了睡眠。

他没睡多久,睁开眼时他们刚开过两个街区。路边寥寥开着的几家店铺橱窗上装饰着缤纷的彩带和气球,透射出的暖黄灯光让积雪看上去暖融融的,像一大块撒了糖霜的芒果布丁。

芒果布丁,奇怪的联想。

半藏眯起眼,悄悄转头打量麦克雷的侧脸。他们共事两年多了,这张脸依然散发着成熟而性感的魅力,吸引着公司上上下下所有女性暧昧或露骨的目光。所以你会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男人喜欢喝牛奶吃芒果布丁,那种女孩子会喜欢的甜品。

或许是他的目光太直白,或者只是单纯的盯了太久引起了司机的注意,反正麦克雷在下一个红灯路口把脸转了过来。

“哦,你醒得真快。我还在苦恼一会儿要不要把你叫醒。”他声音轻快地说,长手指有节律地敲打着方向盘,“下着雪,我没开太快。你不着急回家吧?反正明天也不上班。”

“不急,慢慢开吧。”半藏揉着额角坐直身体。他觉得有点渴,脸颊因酒精和暖气而变得滚烫,但好在醉意已经褪去不少了。

他才注意到车里没开音乐,没有杰西满满堆在储物箱里的西部风情老歌,也没有让人发笑的深夜电台。只有他们并肩坐着,各怀心事,故作无谓。


“我上去了。”半藏下车时说,“多谢,回去时小心点。”

“放心。”男人摆摆手,“我记得你住在17楼?我在这儿看着,灯亮了我就走。”

“这是你对待女士的礼节吗?”半藏皱起眉,“不需要,你还是早点回去的好。”

“不是;需要;不。万一你倒在电梯里睡着了呢?既然决定送你回来,我就得负责到底。”

“……无聊的笑话。”

半藏还是拗不过他,只能先一步转身刷卡上楼。

麦克雷点起一支烟,摇下一点车窗让烟雾飘散出去,同时在心里哀叹自己还是没胆量直接把人拐回家去。

今天也是没有一点进展呢杰西。这样拖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告白啊。

他花了三年从分部职员做到了总部经理,和半藏的距离从三千公里到一墙之隔的三米;他要到了半藏的电话、住址和私人联系方式,知道半藏喜欢日式豚骨拉面和鸡肉双份芝士汉堡,而半藏仅仅记住了杰西•麦克雷是个工作能力出色的同事。

这就是麦克雷在爱上岛田半藏后的将近六年时间里所做的所有,进度缓慢,比起杰西浪漫火辣的大学生活来说简直纯情的可怜。他们都已经快四十了,然而麦克雷并不觉得未来的情况会变好。

但,谁知道呢,或许是圣诞老人亏欠他几十年的礼物就会在今夜一次性补全了。

几分钟后半藏又回来敲了他的车窗。

“我没带钥匙,物业今天也休息。”黑发男人藏在围巾后的脸透着一点尴尬的红,“方便让我借宿一晚吗?”

“呃,”麦克雷愣愣地说,“可是我家只有一张双人床。”


半藏还是不太敢相信今天发生的一切。

他在麦克雷的家里,坐在麦克雷的床上,用了麦克雷的备用牙刷和浴巾,穿着麦克雷的新T恤和……内裤。

又宽又大,同时又厚实保暖,就像麦克雷本人一样。半藏知道这是新衣服,但他总忍不住觉得上面有杰西的体温和气息。

他不该为此兴奋的,这听起来就像个变态,他不是会拿着暗恋对象的外套给自己撸上一发的人——诚然半藏刚才在浴室起了点不太好的反应,但他冷静地选择了调低水温。

那都是酒精的错。半藏是会在寂静的深夜想象隔壁同事包裹在西装下健壮的肉体,但他坚持认为那是人之常情。他是三十八岁又不是八十三,对喜欢的人抱有幻想有什么错吗?

但他又不能一直硬邦邦地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干。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充电器也没带。

“麦克雷?我可以用你的电脑吗?”

“当然!”房子的主人在水流声中大叫,“都在客卧,你知道哪个是商用电脑!”

当然知道。他们的商务用笔记本都是公司统一分发的,一个牌子一个型号,连开机画面都是一模一样。上头要求他们每个人都要设开机密码,可能就是怕有人马马虎虎弄混了别人和自己的电脑。

半藏乱七八糟地想着,随手在登录界面输入了自己的生日。

电脑打开了。


-end-


*由于我还没考完所以真的没了

*圣诞快乐w


评论(22)
热度(127)

2016-12-25

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