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鸽笼TSkumo —

【麦藏】甜恋17/30 搂抱(傻白甜短一发完)


-我也是群里出来搞事的嗯。然而愚蠢的我不知道发起人长谷川太太在lof的ID…
-总觉得写出了流水账风味?





“在这儿等我,”半藏推门之前还不忘回头提醒,“我会很快出来的。”

麦克雷懒散地朝他挥挥手,“去吧,亲爱的,难道还怕我跑了不成。”

他打算坐一会儿抽支烟,于是拖着步子走向庭院的角落,鞋跟上的踢马刺发出轻微的金属碰撞声。今天很冷,体质孱弱的人都恨不得用胶带堵死门窗上任何可能透风的缝隙,明晃晃的阳光照下来也没多少温度,至少不足以让冻得发白、毫无知觉的手指回温。这是他们在新基地度过的第一个冬天,小美在走廊里挂了小小的显示屏,写着一天的天气、风力、气温和体感温度,这很贴心,但是对于大大咧咧的牛仔来说,身上无论何时都是不变的衬衫、红披肩、皮手套、长裤和皮质护腿。强壮的体魄让他能在寒风中安然的做一个移动的火炉,不过如果他的伴侣,岛田半藏也怕冷就好了。他身材稍小的恋人大概会一言不发地贴近他,乖乖地把肩膀缩进他温暖的披肩和手臂里,就像一只——

“猫?”麦克雷喃喃自语,“基地不是不准养宠物吗,我搞错了?”

他们的队友里有一个半机械的小忍者,经过改造的身体很不幸的对毛发过敏。为此,韩国美少女得把她所有毛绒绒的挂饰收好,小美不能穿有毛领子的棉衣(不过她安慰源氏说那种衣服本来就会遮挡视线),连猩猩科学家都不得不在基地里躲着他走,以免造成“非战斗性的减员”。忍者自己也觉得十分愧疚,导致半藏也跟着愧疚(“源氏小时候特别喜欢动物,尤其是猫,”他曾这么对牛仔说,“他还专门翻墙逃家去找木天蓼,好吸引一群野猫围着他咪咪叫着来回转。”),因为他认为现在这种情况是自己一手造成的。还好伟大的齐格勒博士已经把解决方案提上日程了,可喜可贺。

那么,也就是说,这个突然出现在麦克雷视线里的小猫大概是附近的流浪猫。它挺干净,身上的短毛整洁又浓密,体型不大但也算不上瘦弱,或许经常有人照顾它,给它洗个澡、喂喂食什么的,所以它才这么的——亲近人类。

原本在远处徘徊的小猫突然抬头,看到这边有个呆呆看着它的人类,居然就欢快地一溜小跑靠近了麦克雷,绕着他的小腿蹭来蹭去。牛仔不得不假装遗憾地收起他的卷烟。他一屁股坐到了台阶上,脱掉手套,用人类的那只手去抚摸猫咪凉而顺滑的毛。

“嘿,小家伙,你好呀。”他放轻声音说话,像是怕吓走这个可怜的小动物,“你从哪儿进来的?这可不是你该待的地方,要是被源氏的好姐姐们看见可就完蛋了。”

小猫细细地叫了一声,像是个敷衍随意的回答。它好奇地看着麦克雷披风,认为那是个暖和的去处,于是它把前爪搭在他的膝盖上,作为一个小小的试探。

他默许了。牛仔的大手漫不经心地轻挠猫咪的后颈,让它轻巧地从掌下滑过,跳上他覆着粗硬牛皮的大腿。它不愿意触碰冰冷的胸甲和腹甲,只是把前爪立起来踩在他脖颈周围的布料上,爪子缝一开一合,试图汲取点热量给它和地面一样凉的肉垫。

麦克雷不得不扯过落在身后的披风垫在胸前,好让小猫能安生下来窝在他身上。它看起来一点都不介意红布下的机械手臂有多硬,舒服地把身子靠在男人胸前,享受大手热乎乎的顺毛服务,同时还好奇地转动脖子东张西望。它扭头闻了闻枪手带着细小伤疤的粗糙手背,又在麦克雷猝不及防之间扬起头,冒冒失失的用它又湿又凉的小鼻子亲吻了他的嘴唇。

半藏在他背后笑出了声,在麦克雷被猫吓了一跳之后。

“哦,亲爱的,你什么时候出来的,我完全没发现。”

牛仔拧着身子看他,猫咪也抬起头,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咪咪乱叫像在附和麦克雷的话。

“在你沉溺于猫毛之后?”他打趣道。牛仔尴尬地松了手,被多毛的小家伙不满地扒了扒披风。


 
他们最后当然还是把猫送走了。身手高超的武士从厨房拿了点食物和一个空纸箱,麦克雷借了基地的车把小家伙送到了附近的流浪动物收容所。这当然不算溜走,雅典娜肯定会把他们的动向报告给温斯顿,不过半藏还是打算趁这个时候去汇报一下关于防卫系统安全的问题。毕竟,如果一只猫能跑进来,那么监察机械也能,黑爪也能,他们大本营的安全性很快就会变得岌岌可危。

这花费不了太长时间,所以当麦克雷回来的时候,半藏已经洗完澡坐在床上了。他合上手里的书,看牛仔把衣服丢了一床一地,之后光脚踩在地板上大摇大摆地走向浴室,脑子里却全是他抱着猫的样子。软软的身子蜷在麦克雷强壮的手臂间,陷在大红披风的包裹中,乖巧可爱,让人不由得心生喜爱。

日本男人鬼使神差的拉过床脚搭着的披风,搭在了自己肩上。披风上理所当然的沾满了麦克雷的味道。羊毛织料宽阔、厚重又温暖,披在肩上就像一个密不透风的拥抱,有宽阔的胸膛和肩膀来为你遮风挡雨,仿佛再大的寒风都抵消不了这个男人身上的温度。

他记得牛仔第一次向他张开双臂,背景是澳大利亚的荒原,有着暗沉的天空和呼啸的风雪。狂风咆哮着把牛仔的话刮得支离破碎,他只能看见鲜红和铜黄的人影用肢体语言发出再明显不过的邀请,夸张得像演出一场戏剧。

而他理所当然的以冷漠拒绝。

后来半藏知道那不过是麦克雷打发无聊时光的方式之一,即向周围一切人展示他无处发泄的牛仔式浪漫。莉娜·奥克斯顿会兴致勃勃的陪他演上一段;他的弟弟源氏会学着智械僧人的样子,像哄小孩一样耐心地全盘接收;法老之鹰,这个女孩在卸下盔甲后意外的单纯,面对牛仔的调情总会不知所措;莱因哈特毫无所觉;他甚至会体贴的先一步帮查莉娅诺娃推开门、拉开椅子,这明显让前运动员感到惊喜和新奇,或许还有那么一些享受。

而他们在一起之后,这些事就全集中到了半藏一个人身上,没人能评价这到底是好还是坏。

杰西·麦克雷简直是个抱抱狂魔,肌肤饥渴症患者,或者巨大的、会抽烟喝酒的趴趴熊,随你怎么称呼。他会在各个场合从各个角度搂住半藏,从背后贴过来,双臂从半藏肋骨边穿过,在身前交叉,亲密地垂下头来在他耳边说些悄悄话;站在他身侧,一只手占有意味十足的从身后横过,搭在胯骨或者揽住腰肢;公共休息室地毯上度过的团队电影之夜,他和麦克雷安静的坐在角落,半藏背靠着牛仔的胸膛坐在他两腿之间,机械手沉沉的压在肩膀上环住肩颈,不一会儿就松脱滑落下去打起了小呼噜。

还有很多很多的正面拥抱。伴随在床上缓慢细致的性爱,赢得胜利劫后余生的庆幸,还有被噩梦惊出的浑身冷汗。半藏也总会在这种时候主动抱住麦克雷。他们的胸骨紧紧相贴,对方有力的臂膀拥住脊背,就能让澎湃的心绪平静下来。胸腔里跳动的器官却同时变得柔软又火热,渐渐的连心跳的频率都趋向一致。

两个漂泊多年的亡命徒,似乎只有在对方那里才能找到久违的安全感,暂时歇一口气,好继续踏上他们艰险的旅程。半藏同样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但他可以说自己挺喜欢现在这样的。

他把脸埋进红色的织料,轻而缓地长舒了一口气,‪一时‬就忘了在麦克雷出来之前把披风放回去。



“……半藏?”

麦克雷觉得自己可能是出现了幻觉,不然怎么会看见几个小时前刚幻想过的场景。半藏坐在他们的双人床上,曲起膝盖,整个人都被披风裹起来,像取暖的小兽。他散开的黑发散落下来,露出的后颈和一小块后背皮肤都美好的让人忍不住想亲吻。

于是麦克雷就这么做了。他抛开身上仅存的一块浴巾,让它和衣服随意的堆叠在一起,自己大步跨上了床,把惊慌的武士连人带披风一起搂住。唯一没按原计划实施的是,他吻了恋人的嘴唇。

半藏从胡乱缠起来的围巾中逃跑失败,不过他因此获得了想要的拥抱和亲吻。湿润,暧昧,熟悉的烟草气息被盖住,更多的是水汽和海盐沐浴液香气。还有密密环住自己的臂膀,规律有力的心跳声,隔着厚布都能感觉到的火热胸膛。
“你是提前寄来的圣诞礼物吗?”牛仔坏笑着把手从披巾的缝隙里伸进去,拆开装饰用的包装纸和缎带,“可真漂亮,我得现在就把你吃掉。”

耳根泛红的中年男人咬了咬牙,忍住没把他踹开,而是伸出被解放的双手,搂上牛仔的脖子。

麦克雷愣了一下,轻声说:“怎么了?”

“没什么。”说话的人摇摇头,胳膊上还挂着半截要掉不掉的披风,“就,抱一会儿。”

“当然,想抱多久都行。”麦克雷搂着他躺下去,把两个人裹进棉被里,两个成年男人的体温很快就让被窝里变的暖融融的。

半藏顺从地躺在他肩上,“那或许要很久,久到你无法想象,牛仔。你确定吗?”

“当然,”麦克雷笑起来,轻轻碰一下他的嘴唇,“想抱多久都行,我保证。”

-end-


*
决定(特别随意的)印几本无料去cp19上传播麦藏!大概会从已经发过的文里抽一些出来印,说不定会有没见过的pwp掉落?
早知道会去cp,我就不买那些通贩本了……等发货简直要等一年我抓心挠肝的djwodbbryzyka

评论(5)
热度(77)

2016-11-27

77  
  • =96x96&tiohrey=9esd< 770304fter.com/t/dfter 77 er.c/1cbeb937_d1ec16e playw"llow__play_permohrnk__ yzyk篇sd< class="sidfter cl i4">77 er.c/1cbeb937_d0760itll ©禁止4-svassclass="ai4">77 笼TSkumo< 4-svas|4-svasPss="ed by class="ai4">77LOFTER< 7703" id="se "clas/li> ss="rep:8rde;l 索:bothes>" id="se ""actioo yp73' sheet'lass="ass="not
  • .css?s="2'/ iltar" o yp73' P(' .w.g').initPByePhotoShdi( } r.body,{});" atar" srciltar" o yp73' text-w'&ogeB&i
  • ').c ( }

    ').feChToggle(' p://crk').feChToggle('').c ( } p://crk').hcom/arrrrrrrrrrrr$('#> bg').hcom/a fterrrrrrrrr$('#索">

    plofs').c ( } p://crk').feChToggle(' _clofs').c ( }

    text-w'Thbje = {'I-svmens_http':XObje,'CcTyp7':1,C xtw.Act:'©4-svas 笼TSkumo'};" atar" s ""actio

  • not_gaq = _gaq var[];_gaq.p.gif'],['_s_'LocalRassteServerM='+']);_gaq.p ']);( } t) v.r ga = }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