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鸽笼TSkumo —

【麦藏】酒吧、告白和吻



-背景:半藏单箭头麦克雷很久了,可惜牛仔看上去像是个直的

- 的后续 的后续,然而这篇的前篇也就是幻的后篇我还没开始写hhhhh

-首次性张力描写尝试,这点敏感词应该不至于和谐我 吧

-心情好!虽然正式稿还没交但是至少我把剧情写完了!特别开心!哈哈哈哈哈!!!来放纵啊哈哈哈哈哈!!!




战胜总是令人激动的事。更棒的是,他们没有人受伤,这就意味着大家都可以喝酒。莉娜第一个提出要去当地的酒吧玩上一整晚,卢西奥附议,D.Va附议,半藏弃权,源氏附议,麦克雷哐哐拍桌附议,于是半藏跳票,76反驳,可惜被老骑士浑厚的拍板声完全压了过去。

行吧,行吧。士兵躲在最安静的角落里,觉得头疼得要命。

韩国姑娘和巴西小子在舞池中央,他们和彼此、和更多陌生人一起热情地摇摆着身体;前飞行员周围围了一群漂亮姑娘,正在听她眉飞色舞地讲述每一次惊险刺激的战斗;牛仔和德国人坐在吧台一端,大概是在聊以前的事,时而开怀大笑,时而痛饮无言。莱因哈特又叫了一次酒,他们喝的够多了,可是还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半藏一个人坐在吧台的另一头,隔着昏暗的灯光和酒保忙碌的身影看麦克雷。

“哥哥。”源氏摆脱了几个年轻大胆的女郎,猫一样悄无声息地溜到他这边来喘口气,“——又在看他?”

半藏没有回答他,而是跟莱因哈特叫了一样的酒。这是他面前摆的第四个杯子了,代表着对面的两个人点过德国黑啤、雪莉酒和朗姆酒,现在是樱桃白兰地。

他把新点的白兰地留下,其余几杯都推给了弟弟。

“你这是干什么,”源氏对着半藏喝剩下的残酒哭笑不得,“不合口味吗?”

不好喝。半藏在心里闷闷地说。虽然十几年的流浪生活让他学会了忍受味道糟糕的食物,但是他真的不习惯除清酒以外的酒精饮料。

什么时候弄一瓶好酒给麦克雷尝尝。他想。

“说真的,半藏,我开始后悔帮你追杰西了。”源氏用手指来回推着玻璃杯,“你看上去很糟糕。——不,不是说你不好,我是指,你的状态,像一个追求梦中情人无望的傻小子一样。我不知道喜欢他会让你这么痛苦。”

半藏摇摇头,小声嘟囔了一句什么,被酒吧嘈杂的人声和音乐盖住了。源氏没有听清:“什么?”

半藏深吸一口气,重复了一遍:“我说,性向不是他的错。”

“我没有责怪他的意思。虽然我私心是比较偏向哥哥你的啦,但是杰西他也是我的朋友。”源氏把手搭上他的肩膀,“在事情无法进展的时候放弃,这还是你教我的。”

半藏用手支住额头,沉默了一会儿。“看来我没能当一个好的榜样。”他嗓音沙哑着说。

源氏叹了口气。

“半藏,你喝多了。平时你可没这么多愁善感。”

“管他的。”弓箭手低声说。

他闭着眼,大脑在少量酒精的刺激下反而更加清醒。学会放弃,其实也是杰西告诉他的,只是后来证实了那不过是药物强加给对方的功劳而已。杰西说你要学会自己判断,我不能一味的教给你坚持到底,那是傻瓜才做的事。

……闭嘴。滚。你才是傻瓜,你是个混蛋,杰西·麦克雷。

他又听到杰西在笑,冲破老战士的高谈阔论,拨开四周的纷乱来到他耳边。半藏还是忍不住抬起头,狙击手的视力让他能在缤纷微弱的灯光下看清一切,他看到麦克雷把雪茄拿下来夹在指尖轻轻晃动,指背还有刚脱了痂露出的一片粉红色嫩肉。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衬衫和休闲裤,像只慵懒的大猫一样半个身子都靠着吧台,小半个屁股坐在圆椅上,长腿耷拉下来点在地上,毫不掩饰地炫耀腰胯和腿部充满力量的肌肉线条。或许是因为室内有些燥热,牛仔挽起了袖子,敞开胸膛上方的几粒纽扣,那里露出的小麦色皮肤吸引了场中几乎一半女性和小部分男性(包括半藏)的目光。他们坐在酒吧的各个角落蠢蠢欲动,所想不外乎是吃掉杰西,或者被这个男人“吃掉”(……包括半藏)。

莱因哈特说的有些累了,他又点了一杯酒。

“威士忌!最香醇的波旁威士忌!专属于我亲爱的朋友的佳酿!”半藏又一次心动,然后把手边动都没动过的白兰地推给了弟弟,打算点一杯新酒。

而麦克雷在这时向这边扭过了头。他趁着伙伴点单的空当和四周的人调情,不需要多说话,单单用眼睛扫一圈就行。那张英俊而充满成熟男人魅力的脸上挂着游刃有余的微笑,棕色眼睛里盛着让人迷醉的酒和蜂蜜,还有他经历过所有的爱、背叛和枪炮。偶尔冲某个方向眨眨眼,那边都会传来压抑的一小阵惊呼。显然周围人暧昧或者露骨的目光他都一一接收到了,并且丝毫不以为意,甚至习以为常。

他在半藏没来得及收回目光时把他逮了个正着。

半藏一下子觉得有点窘迫,还有一点紧张,这让麦克雷饶有兴趣地挑了挑眉,什么都没说就转回去继续面对身边的队友。

……什么反应都没有吗。弓箭手的眼睛黯淡了一瞬,假装自己并没有失落。

不对。麦克雷的手,他装作不经意的在桌边磕掉烟灰,在不会被老骑士注意到的角度悄悄冲这边打了个战术手势——

[跟上我]

牛仔跳下吧台椅,拍着莱因哈特的肩膀说了句什么,得到了点头的回答之后一个人向酒店后门的方向走去。

半藏犹豫了一下,身边的源氏摇着头说:“快去吧,我猜他不是在叫我。”

 

 

“这边。”

麦克雷带着半藏悄悄溜到了酒吧的后门,他们不得不躲到楼梯下面的狭小空间以躲避跟过来的无关人员。

牛仔单膝跪在半藏身边,机械左臂撑在半藏耳边的灰墙上,在日本人敏锐的感官范围内发出极轻微的运作声。他高大的身躯让武士不得不紧紧贴住墙壁,尽量把自己蜷紧一点以腾出更大空间,可是牛仔还是执着的凑过来靠近他。

“我想我们得谈谈了,伙计。”麦克雷眯着眼说,“你知道,总有个人盯着你的屁股——在他还不是你男朋友的前提下——不管是在战场上还是队伍建设的时候,挺让人毛骨悚然的。”

“……无意冒犯。”半藏说。虽然刚才喝了些酒,但是现在他还是觉得嗓子干瘪瘪的,那些词汇冒出来之前差一点粘在他干涩的喉管上。

“开门见山地说,我觉得从第一次见面起就被你盯上了。我们以前见过吗?还是说,一见钟情?”牛仔咧了咧嘴,“说真的,你跟着我太久了,这看上去可不像是一时冲动的产物。”

他引起了龙的警惕。半藏的眼睛里开始出现防备和抗拒,说话的声音也变得疏离:“我只能回答你:没有。至于原因,恕我冒昧,暂时不想把它与别人分享。如果这触犯到你了,我可以离开——”

“那你可就太天真了,甜心。”带着南部口音的男人打断他的发言,毫无预兆地打破极近距离下的微妙平衡。他抓住半藏的膝盖,将自己挤入中年男人规矩并起的双腿间,贴近到胯骨相贴的程度。烟草和更加浓烈的酒精味道扑面而来,侵略性和压迫感一齐撞进半藏的胸膛,迫使他放弃抵抗,乖乖接受枪手的钳制。

“我才不会放你走,更不会在意‘办公室恋情’‘团队建设’之类的狗屎玩意儿。我会把你锁起来,用钢铁的锁链和牢笼,或许还有一张大床和我的阴茎。在追牛仔之前你就该做好觉悟的,半藏宝贝儿,要么看他和别的野马逍遥快活,要么一辈子活在牛仔的缰绳之下。”

他的腰抵着半藏的胯下摩擦,合着他浸染了风沙的粗哑嗓音,和直接吹在花白鬓边的火热气息。

麦克雷停了一瞬,带着惊讶和戏谑地说:“你有反应了。我当你是在同意这个提议?”

半藏整个人都在抑制不住地发颤。他咬着牙,一把扯过牛仔敞开的领口,用一种过于亲密和下流的方式堵住了那张嘴。

“试试看,牛仔,”当一个吻结束时,半藏贴着杰西的唇这么说,然而话里夹杂了太多的喘息,让他听起来有些抖,不过依然威慑力十足,“试试看,你驯马的手艺能不能掌控一条龙。”

麦克雷咧嘴笑了起来。他从尾椎开始慢慢抚上男人挺翘的臀。

“我会赢的,当然。”




评论(7)
热度(196)
  1. 尾巴低头吃便当鸽笼TSkum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