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鸽笼TSkumo —

【麦源】粉红暗恋少男心(蠢甜/这次完结了)

-赶紧丢出来断了我摸鱼的念头……肝稿子肝稿子……

-很久以前写好的,这次稍改了改。我怎么可能手速这么快啦(笑哭

-告白,半藏助攻,雷慎,雷慎,雷慎

-前篇http://0124-svass.lofter.com/post/1cbeb937_cb1d684






——对,他喜欢的人是杰西·男·三十七·又骚又帅·麦克雷。

这挺明显的。他的同事好像都看出来了,不过鉴于至少还有半藏对此仍是一副一无所知的样子(源氏确定兄长不知道因为半藏从没找他谈过),所以源氏假定麦克雷本人也不知道(他该高兴还是失落?)。

瞒着半藏搞暗恋让源氏很心虚,好像自己是个偷偷摸摸早恋的青春期小男孩。所以他向哥哥坦白了事实。

严肃的兄长差点把手里的茶杯扔出去。

源氏绝望地(虽然从面甲上并不能看出来):“哥哥,请不要因为这个杀了他。”

“……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古板。”半藏困惑,“只是,十几年前你喜欢的还是青春活泼的女孩子。”

“现在的我也还是觉得她们很可爱。如果我没有遇到过麦克雷,可能还是会和以前一样,在任务之余交一个……或者几个,女朋友。”源氏尴尬地咳了一声,把话题扯回来,“但是他不一样。喜欢这个人和审美没有关系。在这之前我甚至不觉得自己有一天会喜欢上一个男人。”

半藏静默半晌,同意道:“而我到现在也不觉得你会喜欢上一个男人。为什么?”

“……我不知道。”源氏在面甲后皱起眉,“与我羁绊最深的是兄长你,救了我一命并且一直关照我的是齐格勒博士,帮我从愤怒和迷茫中解脱的是师傅禅雅塔,而麦克雷甚至不是我刚进入守望先锋时的引导者……

“他像匹马。”源氏笑起来,“野生的,性子很烈的。没有家马整洁健壮,但是那种骨子里的野性让人心动。没人能改变他,也没人能阻拦他成为他想成为的样子。

“可能最开始是这一点吸引了我,但后来我迷恋的就远不止这些。他坚持伸张的正义,战斗的姿态,甚至黄色玩笑和愚蠢的红斗篷——”

半藏盯着他。

“——你不觉得穿在杰西身上很帅吗?虽然我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把那种大红色整块的披在身上。”

半藏叹了口气。

“去向他表白吧。”

“!?”

“我很确定麦克雷没有和别人开过黄色玩笑。”

但是,杰西一向尊重女性,不会对她们中的任何一个这么做;男性成员里,正直的老骑士,脾气古怪的矮人铁匠,黏在一起谁也插不进去的拾荒组,严肃的(据说和杰西情同父子)的士兵76号,看上去古板又不近人情的兄长(而且他们看起来也不相熟),纯良到让人完全没办法想歪的卢西奥和师父,随时会狂暴的猩猩科学家……堡垒有性别之分吗?

看起来杰西只向自己开黄腔并不是没有理由的。于是源氏怂了,若无其事的继续当麦克雷的小跟班。

半藏配合地什么都不说。


那天中午,源氏翻窗进了麦克雷的房间,给他拿来限量供应的早餐甜品。他喜欢这么做,找各种理由闯进牛仔的房间,反正麦克雷也没有真的为此发过火。相反,他总会给他的机械人朋友留半扇敞开的窗。

他轻巧的落在地板上,看着床上的男人出了神。麦克雷只穿了一条松松垮垮的睡裤,露出宽阔结实的胸膛和紧窄有力的腰腹。他的一只手搭在肚子上,随着呼吸起起伏伏。

源氏目光热切的盯着麦克雷延伸进裤腰的体毛许久,这才注意到他另一只手挡在眼前,眉头皱得很紧,似乎是被强光照射得睡不安稳。

他下意识地往边上挪了挪,弯腰帮牛仔遮去光线。

麦克雷的眉毛松开些许,这让源氏小小的微笑起来。

不过本应熟睡的牛仔突然睁开眼睛,并勾着忍者的脖子把他挤在自己手臂和胸膛之间的时候,他就笑不出来了。

准确的说,被吓得几乎一拳揍上去。

“盯着我看了很久?”牛仔假装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哈欠,火热的肉体贴着源氏的面甲和胸甲起伏,让被死死卡住的人觉得自己连身上的灯都跳成了红色的。

“我没——那个——先放开我,杰西!”

麦克雷收紧手臂,按住半个人都在他床上胡乱扑腾的源氏,说:“别乱动,小鸟崽儿。我要告白了。”

源氏立刻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静止了。

“告——告白?为什么?谁?为什么我都不知道——”他愣愣地对着麦克雷的胸肌说,并且觉得嘴已经脱离了大脑的控制。为什么他表现得这么愚蠢?

麦克雷毫不绅士地笑了出来,胸腔的震动通过外甲传递过来——本来源氏是十分着迷于此的,尤其在枪手也穿着胸甲的时候,两个人笑成一团磕来碰去的脆响简直是他这辈子听过最美妙的声音。而现在,想想或许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这么做,源氏恍惚间以为胸口被挖空了一块。

他调整了一下情绪,还是决定把事情问清楚。

“是队伍里的女孩子吗?我都没注意……”

“是个男人。”麦克雷打断他,“没问题吧?”

“哦,哦,当然。”怎么会有问题呢,我也喜欢上了一个男人啊,“他是,什么样的人?”

麦克雷顿了顿,显然是在组织语言。他说:“比我小,很可爱,帅气又开朗,身手超棒,在任务里救了我不知多少次。”

是队友吗?

“他喜欢狗多过于猫,抽烟喝酒都只会一点点,爱打游戏,喜欢洋葱小鱿,喜欢的颜色是绿色。身材超级辣,所以在人前总是不穿衣服炫耀他的屁股。”

源氏惊恐地抬头看他。

牛仔忍着笑继续说:“他非常可爱,顶着两个猫耳,——我是不是说过一次可爱了?哦管他的。每次我凑近他耳边说话都会把他吓一跳。”

他们安静的待了一会儿,源氏轻声说:“还有更多的吗?我想听。”

“更多的?”麦克雷笑了笑,“他现在就在我床上,在我怀里。我觉得他不会拒绝,所以我打算找个机会强吻他了。”

面甲上绿色的两道光闪来闪去,就像是金属后面那个人的目光在躲躲闪闪游移不定。每次跟他开一些“成熟男人之间的玩笑”,或是一本正经的说些歪理之后,这小子就会这样。麦克雷想。有点郁闷,又有那么一点可怜巴巴的意味,简直要人命。

“您好,有人在家吗?”他屈起手指,装模作样地敲了敲那块银色的金属,“我能不能见见我未来的男朋友?”

源氏手足无措,只能听话打开面罩,露出红红的一张脸。麦克雷把他往上抱了抱,青雀乖乖的趴在他身上接受了那个吻,羽翼平顺,像窝进了温暖的巢。

一开始他还担心,自己上一次接吻还是在十几年前,这下会不会表现得很糟糕,不过很快他就放心了。麦克雷很乐意放慢节奏去配合他,而且他们的契合度出乎意料的高,就好像之前已经亲吻过几百次了一样。

“这不是个玩笑吧?”当吻结束时,源氏小声这么问。

“当然不是。”麦克雷皱起眉,“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这太快了,说真的,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就像一个临时起意的过分的玩笑,”源氏小心翼翼地观察麦克雷的脸色,还好他的新男朋友似乎并没觉得被冒犯,“上一刻我还在盯着你的腹肌发呆,昨天还在想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暗恋了你很久——别笑!前天还在犹豫要不要告白,结果今天就被你抢先了。”

“我刚才做了个梦,梦见你和查莉娅在一起了,因为你喜欢她带来的糖果。而当我醒来,恰好听到有人从阳台上翻进来,我就想,再不快点下手,或许你就会被别人抢走。”牛仔耸耸肩,“就这样。”

源氏一时不知道该从哪开始吐槽比较好。

不愧是自己喜欢的人,思维非常的不落俗套。

“那你呢?”枪手像平常一样揉揉机械忍者的头顶,“这个时候跑过来做什么?”

“送甜点——”他下意识的回答,然后转头看到被整个拍扁在发白的旧床单上的奶油蛋糕。

……啊。不是我的错。谁叫你突然把我拽倒在床上。

“看起来没法睡了,不过没关系,宝贝,恰好我知道今天晚上我有另一张床可以住。”麦克雷暧昧地冲他眨眨眼,“愿意邀请我吗?”

源氏愣了一下,随即笑出来。

“当然,乐意至极。”


-fin-


评论(34)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