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鸽笼TSkumo —

【麦藏】高中AU段子 短甜一发完 轻度ooc?

同级生设定,两位外籍老师的养子转校生麦,父母长年出差又当哥又当妈少主皮肤藏



-我家停电了。

-来我这儿?

-半个小时。

-别带你弟弟

-哦,你也别准备家长。

-他们蜜月去了 呕

-修学旅行,半个月。

-THAAAAAAAANKS GOD!带上作业别回去啦!

-……你这么一来反而让我不想去了。

-别啊宝贝儿  这里有空调哟~

-反正明天大概就会来电

-还记得上次我们看的恐怖电影吗?

-……混蛋。过来接我。

-OK


“……杰西?”

“弄醒你了?”麦克雷凑过来在半藏唇上偷了个吻,“我去晨跑,要给你带早饭吗?”

“不用……”床上的人闭着眼翻了个身,把脸埋在枕头里。

麦克雷给他顺了顺蹭得乱糟糟的长发,亲一口红通通的耳尖,轻手轻脚起身出去了。

留下半藏红着脸毫无睡意地眨眼睛。

可是谁来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个神经病会在假期的早上五点起来跑步然后回家睡回笼觉?


 “喂别闹……没准备,那个……”

“去浴室。”麦克雷用鼻子拱开垂落的长发,咬上半藏颈侧白皙细嫩的皮肤,“或者我可以去莫里森那儿偷一个。”

半藏吓了一跳:“不……不会被发现吗?”

“赶在他们回来之前买新的放回去不就好了。”麦克雷安慰的亲亲他的下巴,“不过其实,他们早就知道了,我们的事。”

半藏觉得背上的汗毛都要炸起来了。

“上次我说想养猫,”麦克雷一下一下舔着他锁骨中央的凹陷,“莱耶斯嫌麻烦,说养什么猫,你去多摸摸那个叫半藏的学生不就好了。”

……

好羞耻啊……

半藏忍不住捂住了眼睛。

(然后被钻了空子扒掉了衣服。)


下了很大很大的雨,电闪雷鸣,瞎卡拉卡。

半藏皱着眉头迷迷糊糊的蹭进麦克雷怀里。

麦克雷挣扎着醒过来看一眼,把手捂在恋人耳朵上,又睡过去了。


“要不要试试做饭?有你在应该不会差到哪儿去。”,麦克雷兴奋搓手,跃跃欲试。

“我不会做饭。”半藏诚实地说,“其次,冰箱里只有牛奶和啤酒。你要把它们炖在一起试试吗?”

“冷藏室还有保险套你看到了吗?不,那跟我没关系,老年人们的情趣,呕。”


“这位先生,我能够得到,谢谢。”

半藏从麦克雷手里夺过原本被放在最高层货架上的东西,怒气冲冲地扔进购物车。

诶呀呀真可爱。高个子的男朋友带着一脸傻笑追上去。


-宝贝你在哪儿?

-还在找资料,你买完水了?

-嗯

-去二楼自习室等我。

-找到你了哦

抱着书的半藏愣了一下,突然被人抓住肩膀,用不容挣扎的力道带他翻了个身。

肩膀撞到书架磕得有点疼,半藏被吓了一跳,抬头却看见一张熟悉的脸迅速放大。

……书……书架咚?什么鬼啊……

半藏闭上眼睛,脸上染上一点红晕。

要不是周围没人,你就死定了,杰西·麦克雷。


……我就坐在你旁边,为什么还要写小纸条?

半藏莫名其妙的看了笑嘻嘻的麦克雷一眼,打开折起来的白纸。

[你侧着脸写字的样子真好看。]

——那是刚入学的时候,麦克雷给他丢的第一张小纸条的内容。这个运动神经发达的家伙,坐在倒数第二排的位置,准确的扔到了教室最前面的他的桌子上。趁着老师转身板书的时候。

……于是全班同学都看到了那个跨越整个教室的纸条。

简直公开处刑。

后来好孩子班干部半藏一脸正直的主动提出坐到转学生后面去,以便帮助同学尽快适应学校环境,顺便监督他不要总是上课睡觉。

然后开始每天疯狂传纸条:p

内容从昨天晚上吃了啥今天早上吃了啥一会儿午饭吃什么好我好饿,渐渐变成为什么这么没精神又做噩梦了吗要不要哥哥安慰你啊小狗崽,又变成隔壁班的女孩子给你送情书的时候我总想做点不那么绅士风度的事怎么办半藏我喜欢你。

一开始只是想让他不要那么烦人的啊?

好在优等生没被影响成绩,而自从有人按着脑袋做作业讲题之后,麦克雷的成绩似乎也有了点起色,不然估计会被老师死亡视线吧。

[滚]

他写下与当时并无二致的回答扔回去。


“长头发不热吗?”走在路上的麦克雷一直甩着头试图让自己凉快一点,“突然很想要加比那样的发型。”

“……热啊。”半藏垂着头撩起长发,用纸巾擦去脖子上的汗珠,“要是有辫绳就能盘起来了。”

麦克雷盯着他脖子发呆的样子逗笑了半藏。

“还可以给你扎个辫子,会凉快很多。”


“我可以做着平板支撑看完一场电影。”麦克雷说。

“那还有什么锻炼意义。”半藏把手指头捏的啪啪啪响。

于是最后变成了麦克雷在床上撑好,半藏趴在他背上,两人面前支起来一个平板电脑的姿势。

两具年轻健康的躯体隔着两层布料紧紧相挨,半藏翘起小腿,下巴靠在麦克雷的肩膀上,只露出一双眼睛紧盯着发光的屏幕。

一双柔软的唇贴在皮肤上,对方胯下软趴趴的一团肉挤在臀缝里,麦克雷手一抖差点倒下去。

“鬼片,你确定?”

“灯都关了,不看恐怖片不是白费了眼睛。”半藏越过他点进去。

……

“……宝贝儿,把你的头发梳好行吗?它们一直在骚我的脖子。”

“梳得好好的。”半藏一脸正直地把捏在手里的发尾丢到背后去。

然后没忍住趴在麦克雷绷紧的背肌里笑得发颤。


同样是一个人睡了十几年,麦克雷属于会把自己拧成一个奇怪但舒服的姿势一动不动一整晚的类型,而半藏则会把床单被子枕头蹭的乱糟糟一团。

后来麦克雷不得不选择趴在半藏身上,这样他会安生一点。虽然偶尔会被起夜又有起床气的男朋友踹到床下去。

“我一直以为岛田家大少爷会像水晶棺里的白雪公主一样,”麦克雷做出双手搭在腹上的姿势,“睡姿端正。”

半藏带着黑气瞪了他一眼,满脸都是“敢说出去你就死定了”。

麦克雷懂事的在嘴上拉上拉链。


啪唧一声,这回遭遇停电的是麦克雷家。

“去你家?”

“……我想着等源氏回来再一起回家,就没带钥匙。”

“那翻窗户进去呢?”

“我是那种出门会不锁窗户的人吗?”

“……”

最后两个人爬到屋顶上吹着夜风喝冰啤酒,麦克雷试图以“屋顶上没人看的到”为借口脱衣服,被半藏暴力制止。

“看看星星和美丽的夜空,有没有觉得燥热平静下来了?”半藏努力引导他。

麦克雷苦着脸摇摇头。

“……热着吧。”

麦克雷哼哼唧唧的躺在半藏的大腿上,过一会儿趁他不注意,一把掀起白T恤钻进去。

高挺的鼻梁撞上青年隐约可见的腹肌轮廓,温热汗湿的皮肤带着一点点熟悉的沐浴露香气,在今夜显得格外柔软和美味。

然后被隔着衣服敲了一顿,他像条大狗甜蜜的埋在半藏肚子上蹭来蹭去嗷嗷乱叫,最后被一罐冰凉冰凉的啤酒贴了脖子。

可怜。


“每次看到那些养孩子的都觉得真辛苦。”麦克雷抱着手机啧啧啧,“你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的样子吗?”

半藏盘腿坐在沙发上吃棒冰。

“我?……我一直是乖孩子,没什么可说的。”被穿过裙子扎过小辫这种事绝、对不能说出去。

麦克雷摇头大叹一阵无趣。

“那源氏呢?我猜他以前也是个咋呼的家伙。”

“对啊,把棒棒糖偷偷放到味增汤锅里,用油漆笔在父亲大人的文件上涂鸦,拿儿童剪给自己剪头发剪成小斑秃,什么的。”

麦克雷笑得差点从沙发上滚下去。

“说起来,你就没有什么小时候的照片一类的吗?”

“那种羞耻的东西,被大人们丢在美国啦。”麦克雷咬一口苹果含糊不清地说。

半藏慢条斯理的吃掉最后一口棒冰,从屁股底下抽出一本热乎乎的硬皮相册摔到僵硬的麦克雷怀里。

“骗人。”



段子之间没什么联系,也没有费心排先后顺序,无剧情,纯傻白甜!

明天考完N1要出去浪一段时间,暂时不会有产出啦(没人等你)(已经很久没产了好吗)

本来还想再修一修多攒一点段子再放出来的!但是今天我当姑姑啦!开心!庆祝!love&peace!(已傻)


评论(35)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