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鸽笼TSkumo —

【麦藏】BAMF(短一发完 BE预警!文笔渣ooc都是我的错!)

BE预警!主要人物死亡预警!




“半藏,你有一把武士刀。
“牛仔,你有一把枪,一颗子弹,和一把短刀。
“两个人都没有任何护甲。
“场地面积为一百二十平方米,无灯光,无通风口。
“你们需要在一小时内分出胜负,否则就只能在这里等到窒息死亡……或者饿死?渴死?谁知道呢。
“但是,只能有一个人能活着走出这里。
“准备好了吗?计时开始。”

四肢的镣铐应声解开,半藏警惕的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然后才试着在周围摸索,入手四壁皆是冰凉坚硬的金属,脚边是刚才用来捆绑自己的椅子。
……当然,还有一把长刀。
左手边远远的传来叮呤哐啷椅子倒下的声音,还有牛仔夸张的呻吟和抱怨。
“……杰西?”
他知道那是在等他找过去汇合,于是他也这么做了。武士刀的刀尖在水泥地面上敲打出轻而细碎的声响。
“嘿,宝贝儿。”麦克雷懒洋洋的声音传过来,“看起来我们被卷入一个荒唐的玩笑里了?”
“你管这叫玩笑?”刀尖敲到什么柔软的东西,半藏停下了脚步。
“嗯哼,管他的,反正咱俩挺有缘不是吗。”麦克雷移开轻轻点在自己腿上的刀站起来,“我觉得他们在这儿装了摄像头。不,他们肯定装了。要不咱们先打一炮再说?”
“……滚。”
他哈哈笑起来:“我听见你翻白眼了亲爱的。”
半藏抿紧了唇,没有理他。

……真的要按那个声音说的那样做吗?
可是面前这个人不仅是同生共死的队友,还是自己上过几次床的秘密情人。
……不,肉体关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对方不打算打斗,自己贸然出手是否太过卑鄙。
半藏不太确定牛仔的正义观会不会允许他出手杀死自己,虽然他们干过不止一次,但彼此也没有多么熟稔。他仍不了解杰西·麦克雷的为人,不说平时待人的七分戒备,三分也总是有的。这个男人太危险。
但这并不妨碍他听到清晰的上膛声。
咔哒。干脆又无情的声音,像是什么断裂,又像是什么的开始。
半藏心里一凉,有什么柔软的东西坚硬起来,像……面对曾经的任务目标。
“来吧,这挺公平的。”
牛仔收起了声音里的笑意,半藏握紧了手中的刀柄。
“别紧张,就当是战斗练习。”对手补充一句。
战斗练习?这把刀锋利得足以瞬间切开血肉,而你手里的枪恐怕也不是味道难闻的漆弹。

虽然两个人一个惯用枪,一个惯用弓箭,但平时也没少进行过近战肉搏的训练。更别说岛田半藏至今为止的人生中,有相当一部分时间是伴着武士刀度过的。
几次劈砍过后,半藏已经渐渐找回了当年的手感,而牛仔也用短匕和机械左臂轻松接下这几下试探,一如曾经的对战练习。
他清楚对方大部分的手段和缺陷,牛仔亦然。或许是因为上过床的关系,麦克雷总是嬉皮笑脸地跑来要求单独对练,然后使出浑身解数,甚至一些不怎么……常规的战斗手段。
比如一张大脸凑过来突然亲一口什么的。
在那之后,大部分时候他会因为短暂的呆滞而被制住,偶尔他也能反应过来把笑得太过厉害浑身颤抖的对手揍到爬不起来。
当然,那些小伎俩现在毫无施展之地。甚至由于黑暗,兵刃的长短决定了半藏一直占据了进攻方的位置,而麦克雷只能被动防守。
这可不是他们一贯的作战方式。平时的任务他们少有搭档,但站在制高点的半藏也能看到牛仔的红披风在各个角落神出鬼没,以一种迅速的接近残忍的速度收割生命。
仅有的几次配合,也是由麦克雷来保护半藏。
随着风不经意拂过裸露左臂的布料触感,嚣张呛人的雪茄味道,牛仔喋喋不休害他分神的玩笑和抱怨还有别具创意的精彩粗口,战后带着火药味和血腥味的粗暴“胜利之吻”和性爱,庆功宴上他远远向自己举一举酒杯,附带一个风骚的眨眼……
“宝贝?”轻佻的声音把半藏从突如其来的回忆中拉回现实,紧接着就是利刃划破空气直逼面门的声音。

半藏惊出一身冷汗,多年游走于生死边缘的直觉反应让他迅速低头蹲身,长刀挥出直中麦克雷的大腿。
牛仔痛呼一声,失去重心倒下,下一秒,武士刀向着肉体砸落地面的闷响声处直直刺下。
……正中目标。

刺中了?他没有躲开?

不对,我见过他被子弹打穿一条腿都能站起来继续战斗,怎么会这么快倒下还躲不开这一击。

他是故意的。

……他想让我走。

从一开始他就没想过杀我……?为什么我没能早点发现不对劲?

“不。”

麦克雷被钉在地上,半藏刺穿了他的肺叶,这让他痛苦地蜷缩起来,咳出不少血沫。
武士颤抖着跪在麦克雷身边,发着抖的双手抱起他的头放在自己膝上。
“杰西……”
麦克雷拼命压住咳嗽,扭头啐出嘴里的血,拉下半藏的脖子狠狠地吻他。
那么真实的鲜血的味道,像是来自过去的梦魇,也是现下疯狂噬咬他的野兽。
第二次,半藏杀了爱着自己的人,因为盲目的狂妄,犯下不可饶恕也无从挽回的罪孽。
他将看着这个人流干血液而死,真真正正断绝最后一点希冀。

搂着自己的手渐渐失了力气,滑落下去拉住他的衣襟。
“别哭。”黑暗中,那声音嘶哑依然温柔如情人间的私语,“也别怪自己,是我先动的手,记得吗?”
“别死……”半藏试图按住他的伤口,然而布料被大量鲜血浸透的手感令他心惊,“会有办法出去的,我带你去找齐格勒博士,不会有事的,坚持住别死……!”
麦克雷低低笑了一声,牵动伤口又咳嗽了一阵子。
他在一片黑暗中闭上眼睛喃喃:“没有用。你看,现在胜负已分,门还没有开,所以要么我得等时间到了失血而亡,要么就是,直到我们中的一个心脏停止跳动,才算结束。”
沾着鲜血的手抚摸着半藏的脸颊:“枪在皮带套里,来吧。”

BAMF.

“精彩的表演,麦克雷先生。YOU WIN.”

-fin-



*懒得排版嗷嗷
*真的是半藏自杀的吗?或许是麦切黑计划通的阴毛x谋
*我爱你们!真心的!哈哈哈哈哈!
*……没有特别疼吧……我好咸啊……好多想写的东西表达不出来……

评论(2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