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鸽笼TSkumo —

【麦源】回忆之旅





老人收到一封信。他看着信封上的人名,感到自己等这封信等了太久,久到忘记自己还在等。他坐在门前的台阶上拆开信来读。信对他说,你必须回去看看。

老人同意了。他立即收拾了行囊,没有忘记在最外侧的口袋装上治疗心脏病的药,再把信小心地装进马甲左侧的口袋里,又带上了帽子和手杖。老人出发了。

第一天,老人走在他生活了30多年的小镇上,前往最近的长途车站。他走上小山坡,一只白色长毛猫与他同行了一段;绕过几座小丘后,老人在天蓝色的招牌前停下,摘下沉重的背包,打算坐在长椅上休息片刻。这是一家摆满花朵盆栽的可爱的咖啡店,店门口还坐着一位长发的年轻男人,对老人友好地笑了笑,便开始自顾自抱着吉他弹唱。他们的脚边卧着一条金色大狗,懒洋洋的眯着眼睛,享受温暖的阳光。这场景让老人不禁想起从前,他向他的伴侣告白之前,他们会不约而同地选择在同一个时间段去阳光最好的小草坪上晒太阳,聊几句闲天,睡一会儿午觉,或者即使什么都不做也是好的。长官们养的猫偶尔会从这里路过,耀武扬威地踩过两个并排躺下的人类的肚皮,总能让两个原本昏昏欲睡的人类捂着肚子喊叫起来。

他曾选择在一个同样阳光晴好的午后告白,焦糖色的眼睛和鲜红的玫瑰花在金色的阳光下熠熠生辉。那是一首舒缓浪漫的情歌,他躲着喜欢的人练了很久,导致除了对方之外,所有的伙伴都对他的恋慕心知肚明。那个下午,年轻人用一把木吉他和一朵玫瑰轻而易举地得到了想要的回答。那个时候,他们都喜欢晴天。

老人没那么累了,他背起背包,继续他的旅程。大巴在夜间的山路上飞奔,老人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昏昏欲睡,白头发随着汽车的颠簸而在额前晃动着。他醒来很多次,每次望向窗外都只能看到漆黑漆黑的夜晚,和稀疏路灯勉强标识出的一条向前蜿蜒的线。夜晚对于老人来说太长了,好像一条没有尽头的路。老人眯着眼看了挺久,却看不清除灯光外的任何一点夜的细节。他太老了,好视力早在十几年前就离他远去,跟充沛的精力和好身子骨一起,跟一些陈旧的记忆一起过早的投入轮回。

第二天,老人下了大巴车,又急匆匆赶往火车站。他在火车上卸下背包,活动活动酸痛的肩膀,让过分劳累而刺痛的双腿暂且休息。火车到达终点是下午三点,老人不确定身上的现金是否够买一张机票,所以去机场之前或许他需要先找个银行。去银行不会耽误太多时间的,运气好的话,或许还能赶上便宜一些的夜间航班。

老人这样盘算好,便躺在了窄小的木板床上准备睡一觉。或许是因为前一晚没睡好,老人的呼噜打的震天响,好在周围的旅客并不介意,倒也没人去打搅他的好梦。

不巧的是,没过一会儿,老人就被一个打电话的女孩子吵醒了。老人慢悠悠睁开眼,好一会儿才用迟钝的大脑想起自己这是在哪儿,为什么离开了居住二十余年的小木屋。接着,他听到了女孩尖利带着哭腔的声音。

“你根本就不在乎我!”她哭着说,情绪饱满得有些戏剧化,“我要离开你,寻找另一个伴侣,我值得更好的生活!”

她怒气冲冲地挂断了电话,抱着膝盖呜咽着哭了起来。本来坐在她旁边的先生摇了摇头,起身走去吸烟区抽烟了。

老人拄着手杖挪过去,递给她一块皱巴巴的手帕。女孩从手臂上方露出一点哭红的眼睛看着手帕,小声对老人道了谢,老人拍拍她的肩膀,又回到了自己的铺位上。

她对结束这段恋情感到悲伤,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会后悔,但是老人并不打算现在提点她,即使他自己也吃过冲动行事的亏。老人知道,正在气头上的年轻人,什么劝告都听不进去,他们对爱情的憧憬就像长满花朵的果树,富于乱七八糟的朝气,却酿不成香甜好喝的果酒。开傻乎乎的花,做傻乎乎的事,在他看来都是年轻一代的特权了,老年人可没精力发这么大的脾气。

火车一刻不停地穿行在旷野上,而老人已经无心睡眠。

他回忆起几十年前的那场争吵,压抑着的愤怒和烦躁,他们双方都试图证明自己才是理智的那一个,但实际上说出口的话都不那么客观。他记不清细节,因为刚从恋人身边离开的那几年他将每一个细节都反复思考了太多次,以至于那些记忆过早的模糊不清。而对方失望透顶的语气,老人是记得的。他忘不了这个。

他又想起他们一起坐火车从任务地点返回,躲着同伴们偷偷牵手,挤在卡座最里面小声争论无聊的话题,在火车钻入隧道时默契地偷走并藏匿了摆在桌上的零食。离开的那天,他喝了太多酒,上火车没多久就被一群找茬的小混混揍得鼻青脸肿。本来,作为一名出色的特工,他就算喝得烂醉也能用一只手打趴下他们所有人,可是就在那天,他失去了想要反抗的心情。年轻人被动的承受着落在身上的拳脚,感到心里只剩火焰燃尽留下的尸骸。

火车停在了终点站。

即使坐上了最早的一班飞机赶回去,老人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他气喘吁吁地摘下帽子,尽量快步走向信中提到的病房。医院特有的颓败气息和消毒水味混杂在一起,反而让焦急了一路的老人冷静下来。

“我来晚了吗?”老人问。

“是的,你来晚了,他刚刚离开。”他们回答。

大家退出了病房,给唯一没跟死者道别的老人留出足够的位置。老人卸下背包,坐在病床旁,隔着白被单握住死者已经冰冷的手。

“老早就想来看看你了,一直拖拖拉拉,就拖到了现在。不过,就是多买一支玫瑰花的功夫都不愿意等,看看现在谁才是没有耐心的那个?”老人说,“正好,下次见面之前,我还有时间好好思考一下该怎么向你搭话呢。”

他费力地站起身,把花留在死者胸前,赶赴下一段漫长旅途的终点。

-end-


-场景和剧情大部分来自手游《回忆之旅》,这是个很催泪画面很美的游戏❤️
-是的不甘心的我又发出来了,真的写的很差吗😢
-flag已回收

评论(4)
热度(13)

2017-10-31

13